朱海燕保险网

永达理经纪
保险岛钻石顾问

扫一扫二维码
查看微站

首页>保险资讯>国任财险第二大股东接任落定 持续亏损下寻路创新

国任财险第二大股东接任落定 持续亏损下寻路创新

2019-12-09 12:36:30 分类:保险知识    

  近日,联美量子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联美控股(行情600167,诊股)”,600167.SH)发布公告称,已完成对国任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任财险”)的股权受让。联美控股升任国任财险第二大股东的位置。

  事实上,近三年国任财险股权变动稍显频繁,已经完成多次洗牌。在股东结构调整背后,国任财险的经营并不太稳定,车险业务占比维持在83%以上,且正是因为车险业务的亏损,导致国任财险整体呈现亏损态势。为寻求发展,国任财险向蓝鲸保险介绍称,已通过车险精细化管理模式与财务垂直化改革,改善运营效率。

  股权受让完成,联美控股“升任”国任财险第二大股东

  国任财险新上任的第二大股东联美控股,对国任财险的布局,可追溯至6年前。彼时,原名为信达财险的国任财险尚未更名。2012年11月,信达财险实施增资扩股方案,联美控股公司计划以1.3元/股的价格参与定向增发,认购信达财险1.8亿股股份。

  彼时,联美控股表示,认购信达财险股份,符合其远景规划及战略发展的要求,在继续做大做强主业的同时,通过选择具有成长潜力的行业进行长期股权战略投资,以促进资产的保值、增值。

  2017年,信达财险股权生变,其股东重庆两江金融发展有限公司,在重庆联合产权交易所出让其持有的4亿股股份,报价6.5亿元,要求受让方一次性支付。对信达财险股权热情不减的联美控股,再次出资参与受让。

  2019年2月,联美控股股权受让正式完成,完成后,联美控股合计持有信达财险5.8亿股,占总股本19.33%,从财务Ⅱ类股东升为战略类股东。

  根据《保险公司股权管理办法》规定,险企战略类股东需满足“最近三个会计年度连续盈利; 净资产不低于十亿元人民币;权益性投资余额不得超过净资产”等要求。

  可查数据显示,2015年至2017年联美控股净利润分别为4.71亿元、7.16亿元、9.44亿元,连续三年实现盈利;截至2018年3季度末,联美控股净资产达75.23亿元,符合监管要求。

  蓝鲸保险注意到,与联美控股对信达财险持股比例一步步提升同步变化的,还有信达财险的股东股权结构。

  2016年4月和12月,台州万邦置业有限公司持有的信达财险2亿股股份,分拆1.25亿股、0.75亿股股份被拍卖处置,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最终裁定由中国铁建(行情601186,诊股)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成为两笔股权的“接盘者”。

  同年12月,信达财险发起股东之一中国信达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也将其持有的12.3亿股股份,占总股比41%,转让给深圳市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圳投控”)。此次股权转让使得深圳投控成为信达财险第一大股东。

  2017年12月,信达财险再次面临股东股权转让,航天科技(行情000901,诊股)财务有限责任公司将所持有的5000万股股份,转让给天津临港投资控股有限公司。

  截至2018年末,更名为国任财险后的信达财险,共有17家股东,伴随着近日重庆两江金融发展有限公司的退出,国任财险股东调整为16家。

  车险“包袱”难甩,国任财险创新非车业务寻支撑

  那么,股东频繁洗牌背后,国任财险经营情况如何?

  蓝鲸保险梳理国任财险近五年数据发现,虽然原保费收入有所增加,但盈利能力却并不乐观。具体来看,2014年,国任财险原保费收入达到35.16亿元,但随后三年有所下滑,维持在32亿元左右,2018年,国任财险原保费收入出现上行,达到41.58亿元,同比增长27.59%。

  再来看盈利情况,成立于2009年的国任财险在2013年首度实现盈利,并保持连续3年盈利,2015年,净利润达到2328.04万元。

  但是好景不长,2016年,国任财险再度进入亏损期,年内亏损达2.3亿元,同比下滑约11倍;2017年亏损进一步放大至2.7亿元,亏损幅度增加17.39%;2018年,国任财险亏损状况才有所缓解,亏损缩减至1.71亿元。

  蓝鲸保险注意到,在国任财险投资收益持续为正的前提下,其亏损或主要与其保险业务相关。据其年报显示,国任财险主要保险业务为车险、企财险、责任保险、意外伤害险等,其中车险业务稳居保费收入榜首。从2013年至今,车险保费收入占比均超过83%,其中2015年达到高点,为85.44%,此后两年有所下滑,分别为84.64%、83.68%。

  国任财险保费收入占比最高的车险业务,承保亏损情况也相应严重,2013年国任财险车险业务亏损1.27亿元,次年即出现明显增亏,亏损达到2.61亿元,此后,除2016年亏损幅度有所收缩外,国任财险车险业务亏损情况渐趋严重,2017年出现3.41亿元亏损。

  “商车费改以来,车险保费及承保利润不断向大公司集中,市场马太效应越来越明显,加上车险市场的非理性竞争,致使综合费用率不断攀升”,国任财险相关负责人向蓝鲸保险解释称,受制于市场影响,近几年车险保费规模未有明显增长,并且后台管理成本,包括人力成本、职场成本及行政运营成本等存在刚性增长,业务规模摊薄能力逐步下降,导致车险综合成本率上升,车险亏损放大。

  事实上,这并非个例,目前中小财险公司普遍面临车险业务占比较大,却亏损难挽的现状。“车险业务是刚需,是保险公司选择提升保费规模的重要途径”,一位财险业内人士向蓝鲸保险分析道,“但在当前车险政策调整与市场竞争加剧的背景下,中小财险公司在传统车险业务方面难以盈利”。

  在此背景下,国任财险也有意对车险业务进行调整,其相关负责人向蓝鲸保险介绍道,“2018年国任财险启动车险精细化管理模式改革,在标准化、透明化的基础上实施差异化支持,以提升车险承保运营管理力度”。

  与此同时,车险“包袱”难甩背景下,国任财险也在寻求新的业务突破。2019年1月,国任财险总裁王新利曾公开表示,“对于中小险企而言,无论怎样进行自主定价与改革,车险均存在同质化,大公司有明显优势;而非车险业务,则充满潜力与机会”。

  国任财险相关负责人向蓝鲸保险介绍称,2018年,对经营业绩支撑较大的就是非车险业务,虽然占比和体量都不大,但包括互联网产品,农业保险、科技保险、国家政策性险种等方面均有较大创新。

  举例来说,国任财险推出“生猪价格指数保险”等定制化农业风险解决方案;推出创新型险种“出行无忧险”、“共享单车意外险”等。

  2018年5月,保险业老将王新利进入国任财险任总裁,2018年11月,选举原广东保监局局长房永斌任董事长。目前,国任财险尚未披露2018年业绩情况,新领导接连上任,第二大股东变更落地后,国任财险2018年成绩单以及未来展业之路,均值得关注。

相关资讯